留住文化之“根”

  伴随城镇化、工业化快速发展,如何保护和传承传统村落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沈阳沈北新区,就是一个留住“乡愁”的样本——在发展中珍视历史传承,追求和谐的人地关系,在美丽乡村建设中维系人们的地方认同和文化认同,真正做到了“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有一种牵挂从未割舍。从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到辽宁沈阳,佟志俊千里奔波,目的只有一个:专程到沈北新区兴隆台村寻根问祖。喜利妈妈、嘎拉哈、锡伯族秧歌,这些在旁人眼里陌生的字眼,却使佟志俊每每热泪盈眶,因为锡伯族的“根”在这里。
 
  兴隆台村1500多名居民中,锡伯族约有1100人。村子不大,但它是锡伯族历史上大西迁的起点。在海内外锡伯族人心中,哪怕祖上离乡数百年、漂泊千万里,盛满乡愁的依然是这块黑土地。留在兴隆台村创业的张爱忠记不清接待过多少拨锡伯族同胞,不管多忙他也乐此不疲。在他创办的沈阳锡伯龙地创意农业园里还专门建有一处锡伯族农耕文化馆,包括锡伯族传统耕作实物以及剪纸、刺绣、草编、乐器等锡伯族文化遗产物件。农业园中申请过世界吉尼斯纪录的稻田画就有锡伯骑射的壮观场面,每年吸引游客几十万人次。
 
  “城镇化的目的是让农民过上像城里一样的好日子,但不一定非得靠进城去实现。”张爱忠说,关键要让乡村有魅力,农民有营生,传统村落可以通过特色来打“致富牌”。比如锡伯族留给兴隆台村的“遗产”就有闻名遐迩的“锡伯贡米”,因为用锡伯族人精耕细作的旱稻磨出的大米光泽度好,整米透明,煮出来的粥呈淡绿色,黏度大,口感好。兴隆台村把这一优势通过产业化的力量发扬壮大,仅稻米经济即实现300多人就业。古老耕种技艺的传承,让“贡米”成了兴隆台村的地标。如今,“锡伯贡米”经过重新擦拭,已成为全国知名的品牌,成为村民创收的主要来源。
 
  村民富了,兴隆台镇因势利导,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多处尚存的、具有文化特点的民居进行改造复原,建成锡伯族特色小镇,侧重锡伯族文化的传承和弘扬。
 
  村里修建了一个占地面积达60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修建了一条长110米,展示大西迁、拓边开垦等锡伯族历史风貌的文化长廊。村里锡伯族同胞能歌善舞的天赋有条件得到充分展示。
 
  美得让城里人羡慕,这是沈北新区曙光村给人的印象。依山傍水,白墙红瓦,绿树掩映,没错,尹家乡曙光村获得全国人居范例奖当之无愧。香糯的打糕、酸爽的辣白菜;欢快的长鼓、热闹的象帽舞……朝鲜族行政村曙光村散发着浓郁的民族风情。
 
  村党支部书记朴仁淑告诉记者:“啥空心化空壳化?咱村里舍家撇业的少,想搬到咱村住的城里人倒有不少。”前些年曙光村确实没啥魅力,土路坑洼不平、垃圾乱堆乱放、污水四处横流。近几年,曙光村结合绿色村庄、花卉村庄建设,下大力气整治村屯环境。沈阳市建委专门请上海同济大学的专家为村里编制环境整治和建设规划。全村主干道、巷路全部实现柏油化,路旁有边石、边沟,建成了道路排水系统、路旁绿化系统和道路照明系统。实行了生活垃圾定点定期清理,昔日垃圾堆、粪肥堆、柴草堆、污泥堆荡然无存。村里还建设了秸秆燃气站,家家户户用上了洁净的秸秆燃气;改造了水源地,村民们都喝上了标准的清洁水。村容的巨大变化和“十星级文明户”的评比竞赛引发村民改造自家庭院的热情,纷纷动手改造传统旱厕,全部实现了水冲,所有家庭使用室内厕所。
 
  曙光村的美经得起推敲。村周边无工业污染源,农膜回收率达到85%,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达100%。规模化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高于90%。村里公益设施也日渐完善,村委会楼内设置了浴池、老年活动中心、图书室,安装了有线电视和宽带。村里还修建了一座30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健身设施一应俱全。和城里比,曙光村哪样也不差。朴仁淑很自信,她说,咱上下一心建设美丽乡村,就是为村民而建,就要让村民满意。
 
  最近,沈阳美丽乡村的民意推选,沈北新区所占数量最多。沈北新区通过财政扶持和制度激励,综合整治农村生产生活环境,保护自然景观资源,建设农村文化活动中心、农家书屋、农民书画院等,提升乡村文化功能。开发本源性的文化资源,以当地居民为主体,打造和扶持具有区域和民族特色、市场潜力和品牌效益的文化创意产业和产品,如生态旅游、“农家乐”、民俗文化展示、民间工艺制作、歌舞技艺表演等,使美丽乡村建设在文化淳厚、生态环保、生活富足方面做到了“鱼与熊掌”兼得。
 
  “没有乡愁的城镇化是断根的城镇化。”沈北新区区委书记金志生切中肯綮。他认为,新型城镇化不是消灭乡村的一场“裸奔”,乡村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根基所在,理想乡村应该成为受人羡慕和向往的生活空间。沈北新区在推进城镇化中设定了许多永久保留村落,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农民生活条件,引导宜居乡村美丽乡村连珠成串,发展成为有历史记忆、有地域特色、有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