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在《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从业人员职业道德 自

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同仁们:

大家好!今天与各位齐聚一堂,就《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从业人员职业道德自律公约》进行充分而深刻的研讨。习近平同志去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让我记忆犹新。总书记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我深深感到,这是对文艺工作者的深切重托。《公约》中所列举到的“十提倡”和“十不为”,是对我们从业人员提出了明确而具体的要求。

文化行业的从业人员是中华文明和精髓的传承者与传播者。自新中国成立以来,老一辈艺术家们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净化了语言,提升了格调,与时代融合。我从八岁进文艺圈到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到跟随吴贻弓创办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中国电影最低谷时我担任永乐集团总制片人,和杨玉冰总经理一起推出《黄河绝恋》、《儿女情长》等多部优秀电影电视剧,再到上影集团副总裁、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中影集团公司副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厂长、中国电影乐团(中国广播艺术团)党委书记,到现在的中影股份总经理,打拼至今,已是华发染鬓。青春和热血都投注到了中国电影的湍流之中,更多的是获取了很多营养,得到很多感悟。

老一辈艺术家无私奉献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文华老师德艺双馨,堪称楷模,他几十年如一日,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把做卫生、送报纸、打开水、接电话当成他分内的工作。马季老师坚持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长期生活在基层,一生创作了三百多段相声,像《五官争功》;说唱团艺术家姜昆老师《如此照相》,似匕首如投枪,对形式主义进行了批判,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做出了贡献。现任广播艺术团团长冯巩,亲自带队下基层,重走丝绸之路,几多艰辛,几多收获。这些艺术家们至今都为人们所喜爱,从他们的言行中我总结出几句话:“没有天赋干不了,没有勤奋干不成,没有文化干不大,没有人格干不长”。

年轻一辈文化工作者心怀天下让人欣慰。青年演员江一燕坚持8年做公益支教,为广西贫困地区的长洞小学设立奖学金,给学生们建广播站、盖教学楼、购置新校服、送学习用品等。青年演员黄晓明在事业节节攀升的时刻,还依旧不忘做个“好孩子”,仅今年一年就捐出善款800余万元给失学儿童和弱势群体。

面对电影,面对电影人,我始终怀揣着一份真挚的爱。圈里很多朋友知道,我有两个“工程”:爷爷奶奶工程和兄弟姐妹工程。前者是指我和影坛前辈的忘年之情,后者是说我与电影新人的无间亲密。其实我想说,谁爱中国电影,我就爱谁;谁为中国电影奉献,我就为谁奉献。这样的信念根植于我的心中和灵魂里。许多老电影人已经习惯把我看成电影界的孩子,大事小事都爱找我商量。甚至没有子女的老同志家里空调坏了、马桶堵了不知找谁时都给我打个电话求援。热情、开朗、好帮人,我也不怕此举会被人认为是张扬、爱出风头。总局一位老领导曾经这么评价我:江平最大的优点是帮助别人,最大的缺点是不讲原则地帮助别人。我对自己的评价是:从来不祸害别人,从不说别人不好,但是自己毛病也不少,唯独对电影的挚爱谁也否定不了。这份“爱”,让我在电影的路途上,追寻奋斗,拍人民群众喜爱的真正的、有思想性、有艺术性的作品,克己奉献,做影视园地的老黄牛,为艺术家排忧解难,为老前辈服务。